反复折腾为哪般?收上交所问询后,凯众股份四股东又签一致行动协议 – 每经网

反复折腾为哪般?收上交所问询后,凯众股份四股东又签一致行动协议 | 每经网
每经记者 朱成祥每经修改 卢九安 图片来历:摄图网5月21日晚间,凯众股份(603037,SH)发表关于对上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布告。2020年1月19日,公司股东杨颖韬等八人签署《关于一起举动协议之停止协议》,一起举动联系在2020年1月19日到期后免除。旋即,凯众股份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核实并弥补发表前述股东一起举动联系到期不再续签的详细原因和首要考虑,并清晰是否存在其他利益组织。对此,凯众股份回复称免除一起举动联系是为了进一步进步公司严重事项决议方案的民主、高效、通明。但是,在回复解说为何不再续签的原因时,5月21日,凯众股份的另一份布告又称,股东杨颖韬、杨建刚、侯瑞宏、侯振坤四人决议签署一起举动协议。回复问询,再签一起举动协议据了解,2008年12月16日,杨颖韬、杨建刚、侯瑞宏、刘仁山、李建星、高丽、王亚萌、黄月姣、凌惠琴九人一起签署了《一起举动协议》,在公司的决议方案过程中保持一起举动。2017年,凌惠琴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划转,一起举动听由九人变更为八人。2020年1月19日,上述八人签署《关于一起举动协议之停止协议》,然后免除了一起举动听联系。在免除一起举动听联系前,八人算计操控(包含直接持有、直接操控)上市公司37.73%的股份,为上市公司实控人。一起举动听联系免除后,杨颖韬持有凯众股份20.88%的股份,为上市公司榜首大股东;其他七名原一起举动听每人持股份额均不超越3%,与杨颖韬距离显着。不过,上市公司也表明:“(一起举动联系免除后)公司将不存在《公司法》、《收买方法》等法令、法规、规范性文件规则的控股股东、实践操控人。”图片来历:凯众股份布告随后,凯众股份于2020年1月20日收到上交所《对公司变更为无实践操控人相关事项问询函》。5月21日,凯众股份回复了上交所问询函,解说不再续签的原因包含“一起举动的阶段性历史使命现已完成,免除一起举动的客观条件成熟”、“免除一起举动联系是为了进一步进步公司严重事项决议方案的民主、高效、通明”等。但凯众股份一起又布告称,公司股东杨颖韬、杨建刚、侯瑞宏、侯振坤于5月20日签署一起举动听协议,成为公司新的实控人,四人算计持股份额26.44%。与之前比较,原八名一起举动听中,杨颖韬、杨建刚、侯瑞宏签署新的一起举动听协议,侯振坤为新增之人。记者观察到,签署新一起举动听协议的四名股东,均为上市公司董事会成员,杨建刚为公司董事长,杨颖韬、侯瑞宏、侯振坤为公司董事。而未参加新一起举动听协议的五人中,李建星为公司监事;刘仁山为踏板事务总监;高丽为副总经理;黄月姣、王亚萌则并不在上市公司任职。是否为了减持?依据凯众股份《简式权益变化报告书》显现,原一起举动协议免除相关方在未来12个月内有减持公司股份方案。因而,上交地点问询函中要求上市公司弥补发表股东存在减持方案的详细状况;并结合相关股东前期许诺状况核实上述股东一起举动联系的免除是否为了涣散减持或存在躲避减持股份相关许诺的景象。据了解,原八名一起举动听中,李建星、刘仁山、侯瑞宏和王亚萌拟在未来12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减持数量均不超越50万股。四人拟减持公司股份数量算计不超越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9%。图片来历:凯众股份布告关于上交所相关问询,凯众股份表明:“一起举动联系到期免除后,李建星、刘仁山、侯瑞宏、王亚萌声明的减持方案不违背其在公司首发上市时做出的许诺,不存在涣散减持或存在躲避减持股份相关许诺的景象。”关于原八名股东免除一起举动联系是否与减持有关,《每日经济新闻》记者5月22日致电凯众股份董秘办公室,不过电话一向未能接通。 封面图片来历:摄图网 全球新式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